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奇书网 >  经济大清 >   第八十一章 比试

想到这里胤祚便开口解释道:“王经理,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云公子是来工作的,并不是来学习的,各位并无必要向他传授技艺,只要像是同僚一般工作便好。”

胤祚话一出口,便见云婉儿有些愕然的望着他,胤祚这时才反应过来,这话在极重辈分资历的大清是多么的有挑衅意味,不过要说他是无心之言却也不太确切,毕竟真理都是掌握在有实力的人的手中的,胤祚本来就存了一丝让云婉儿露一手的心思。

果然,王修然听到这话顿时火冒三丈,脸憋成了通红,在位置上坐着的其他账房也大多一脸愤愤之色。

“好好好,我且问你,你可看懂的龙门账目?可懂得何为进缴存改?可能提笔勾算?”王修然指着云婉儿质问道。

“我……”云婉儿一时语塞。

“不懂就直说,也没什么丢人的,毕竟世上没有一个人天生就会的,我们都是从师傅那里经年累月学来的,可你竟想一步登天,难道以为自己是仲永再世了吗?如此不知廉耻,不存师重道,又心高气傲之人,恕我王修然不敢用,掌柜的,请把人带走吧!”王修然说完也不管他们,转身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着了。

云婉儿站在当场,泪水在双眼中打转,她所学的乃是后世的会计学,对于什么龙门账可谓是一窍不通的,是以被诘问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求助的望向胤祚。

胤祚心里对这又不通人情世故,又不通世事变化的老顽固王修然十分无奈,这要是在后世怎么会有人敢对董事长亲自空降来的人说一个不字,就算是安排成你的顶头上司都要拍手加好,更何况只是个小小的实习生?

向云婉儿投去一个无须担心的目光后,胤祚便上前一步,朗声问道:“王经理,你刚刚所问的莫非是龙门账的内容吗?”

“正是,龙门账乃是当今最适宜钱庄的账目记法,虽然繁琐复杂,但想要在钱庄做账房就必要懂龙门账不可,否则只能平白添乱!”王修然说话的时候还盯着云婉儿,明显是对她说的。

胤祚却笑道:“王经理所言不错,只是您忘了这里是银行不是钱庄,您是会计而不是账房了。”

“这……你什么意思?”王修然有些迷惑。

“我且问你,银座银行要求的记账方式是什么?”胤祚冷声问道。

“是……复……复式记账法……”王修然吞吞吐吐的道,但是转而又提高声音,“但是复式记账只存于朝廷,民间难有触及,况且就算是复式记账也未必能有龙门账好用。”

“既然王经理对龙门账如此有信心,那我看不妨把龙门账和复式记账法拿出来比试一场,看看究竟孰优孰劣!”胤祚目光炯炯的道.

王修然也算是做了大半辈子的账房,对于龙门账早已稔熟于胸,对于什劳子的复式记账嗤之以鼻,毕竟历来最先进的记账法永远是由掌管钱庄的大商人发明的,包括龙门账也是这样,哪有朝廷能发明出记账法的,而且就算发明的出来,也不过是官吏们用于欺上瞒下掩人耳目的,又怎么会能堪大用呢?抱着这种想法,王修然一直对复式记账极为抵触,是以听到了胤祚的挑战之后,开口便道:“比试自然可以,就是不知是怎么一个比法?”

“这个简单,由柳总出题,然后你二人分别用各自记账法记账,最后谁更能公允反应财务情况就算谁赢,怎么样?”

王修然想了想便道:“如此甚好!”

“那好,云公子,请你代我出阵吧。”胤祚转身对云婉儿说道。

云婉儿顿时有些紧张,走过来小声的问道:“六爷……我……我行吗?”胤祚拍拍云婉儿肩膀,低声道:“你是我目前最得意的学生,你不行恐怕就没人行了。”

云婉儿听了这话顿时不知从哪鼓起了勇气,便走到王修然面前拱手道:“王师傅,请多多指教了。”

王修然没有搭理云婉儿,对着胤祚说道:“怎么,不是你来和我比吗?”

胤祚淡然一笑:“不必了,胜你,她足够了!”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在场所有人包括云婉儿都没想到胤祚居然如此嚣张,半晌王修然道:“公子好大口气,恐怕比试过后,你就会为这狂言后悔的。”

胤祚此时也不免有了几分火气,便针锋相对的道:“若是我输了,那我这董事长让你坐!”

王修然不屑道:“那倒不必了,王某有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不像有些人那般狂妄自大!”

柳子辉眼见两人吵得越发激烈,赶忙制止道:“罢了,罢了,比试开始吧……”然后想了想,问向胤祚道,“额,董事长,敢问出几题合适?”

“出二十题,要涵盖银行工作的方方面面,题目不多一点,显示不出来差距。”胤祚盯着王修然道。

王修然也很自信的沉声道:“不错,二十题可以,题目少了,怕有些人输的不服!”

柳子辉凝思片刻便道:“那好,两位请听题……”此时云婉儿和王修然已经分别在两个桌子前坐好了,身前的笔墨纸砚算盘账本也都以准备好了,整个财务部的人也都围在了两人身后,打算一度比试过程。

胤祚则跑到角落坐下,随意的翻看账簿,看似闲庭信步,但是心中却也略有些紧张。

“第一题,康熙三十年一月初六,钱庄得存银一千二百量,年息六厘,如何记账?”柳子辉第一题出的非常简单,基本算是个热身。

只见王修然飞快的提笔在纸上竖着写下“存一千二百量,该一千二百两”,并用小字在一旁写下注释——年息六厘。而云婉儿则在纸上横着写下,“借:库存现银一千二百两,贷:银行存银一千二百两”。然后在另外一张纸上记录下了年息数量。

众账房看到云婉儿写下的分录,顿时大为摇头,王修然更是直接讥讽道:“呵呵,云公子以为自己是在写匾额吗?”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