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周太后、张皇后拿到这份企划案的时候也是俩人对脸发懵,直至看完了才感叹。

痴虎儿这不仅是大才,那简直堪称是神才啊!

尤其是最后的那一段儿话,让周太后是感慨万千心中叹道痴虎儿果然是深谋远虑。

“百姓家资,来自不易。薄利惠之,莫与多取。宜纯利五文则可。”

“可与陛下请承办军伍被服,款式、样料则交予军部审之。”

“置高、中、低三款与之备选,其根底乃为国分忧而非营利。一件者,纯利一文足以。”

“计然之策以取私利,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然,贫时不应以损德而取利。达则当多助于国家百姓……”

“累财传家不若累德,以田传孙不如传书……”

“《易传·文言传·坤文言》有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此当慎之,教之以行……”

此煌煌大言啊!周太后、张皇后不由得感慨,然后着人将这份方略送去给弘治皇帝看看。

当然,他们不知道的是当时张小公爷是抡着大棒一边暴揍仨野猪一边骂着说的。

“你们仨猪头啊!老百姓本来就没几个银子过的苦,你还敲骨吸髓这不是逼着人家嫩死你么?!”

“再说了,老百姓有几个银子让你搜刮啊?!”

“银子挣不了几个、名声坏了一大摞,四处拉仇恨!划算么?!一个二个蠢笨如猪!”

边上负责记录的江潮面皮涨红,觉着还是给自家恩师修饰一下语言比较好。

不然一会儿恩师检查自己的记录,那估计棒子就得敲自己身上来了。

“为啥让利百姓啊?!那是为了让人家念你好,将来哪怕有个啥也不至于第一批想到的就是干死你!”

张小公爷气呼呼的拎着棒子指着哆哆嗦嗦的张鹤龄“站住!你再跑我打瘸你狗腿!”

张鹤龄好歹也是京师小霸王一枚啊,虽然他没卖学习机……

可这小霸王很清楚,玉螭虎只要不是打死他那皇宫里的亲姐姐肯定是站在人家那一头的。

“咣咣~”的楱了张鹤龄两棍子,玉螭虎这才竖着那双丹凤桃花气哼哼的扔掉了棍子。

对着呲牙裂嘴的张鹤龄等仨野猪道“这点以后得往家里传承下去,给老百姓的要让利!懂么?!”

“挣钱要往那些有钱人的手里去挣,他们的钱才好挣!懂么?!”

仨野猪拼命的点头,这不敢说不懂啊!

敢说不懂估计这玉螭虎的天马流星拳 佛山无影脚就“咔咔咔~”的打过来了,这狗命要紧啊!

还有边上他那俩母豹子妙安、足利鹤在虎视眈眈、跃跃欲试,仨野猪都要哭了。

咱好歹也是伯爷啊,何曾吃过这苦头啊?!

可现在实在是没辙,他们的靠山全都站在小公爷那一头儿去了。

估计这玉螭虎就是当着她们的面儿揍自己,她们还得给玉螭虎递棒子喊两声揍的好罢?!

弘治皇帝拿着这篇方略也是一个愣神,好一会儿了对着身边的萧敬问道。

“宫里的织造、绣工……”

却见萧敬躬身答道“回陛下的话,宫中织造、绣工甚多……”

“先前吏部佀大人就曾多番上奏此事,望削减织绣二工减降宫中用度……”

至于现在嘛……佀钟当然不说这事儿了,因为内库完全支应起来了。

不需要户部这边掏钱了,他还说个甚子啊。

除了宫中自己的织、绣工之外,大明还有大量的官营织造局存在。

大明的官营织造,可分朝廷官局和州府官局。

朝廷官局包括设金陵者为内织染局,又名南局,隶工部。

设在京师者为外织染局,即工部织染所。

另金陵更设有神帛堂、留京供应机房,州府官局则为分设江浙、南直隶等八省。

各府州织染局共计二十二处之多,可谓是庞大无比。

“每月宫中仅俸禄便需支银二千七百余两,若算工料所耗需近六千两之多……”

弘治皇帝听得这话不由得吓了一跳,有些不敢置信的转过身来“竟是花费如此之大?!”

“陛下,宫服用度都有礼制规范。用料多选上等,是以工料价格本就不低……”

却见萧敬苦笑的对着弘治皇帝轻声道“陛下、娘娘、殿下及太后用度,又更需精料良工……”

弘治皇帝听着萧敬一桩桩、一件件的数下来,这才恍然。

皇家礼制下所有的用度自然是不可能便宜的,比如一件绣袍。

若是平日弘治皇帝还觉着没什么,可萧敬给他细细的一算他才知道其中的耗费。

首先采用的金线、红丝就得是专门的织工织造的,选料亦是云锦、蜀锦中的上品。

色泽、光洁皆有要求,此者就耗费巨大了。

再有棉亦是贡品所制,绣工需精熟于皇室礼制、大工一人事数载方得……

而皇室的衣物不可能等数年再换,于是就得多名大工分批次绣造以便供应。

这又是一笔巨大的花费,前后这一叠加哪里能省的下来什么钱啊。

“既然长宁伯他们有心替皇家分忧,那便交由他们来办罢!”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啊,弘治皇帝本来之前对两宫的支持还是心中有所愧疚的。

现在人家要点儿织造绣工,还是帮皇家内库挣钱甚至负担起两宫的用度来了。

这有啥不好的?!

痴虎儿做事一向四平八稳,牢牢的把握住平稳各方之利这个大前提。

难怪这孩子所为几乎无往而不利,弘治皇帝看着这奏章突然若有所思。

皇家的行事作风,是不是也应如此改改?!

只有兼顾多方的利益,才是皇家万年、帝国永传的基础。

皇家要吃肉亦得照顾勋贵、官宦、百姓们喝汤,不能叫大家都没好处。

否则的话动乱将起,若是兼顾了多数人的利益大家自然愿以稳固为基。

弘治皇帝又想到了那次痴虎儿护灾民遭遇鞑靼之事,其时除了自己甚至勋贵们都派出亲兵相助。

其原因何在?!根本就在于痴虎儿的存在,让大家都得利了。

他便是稳固的基石!!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