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第5旅和风车镇搞的军民一家亲,军民鱼水情还算不错,风车镇上大多数格兰人都选择用自己勤劳的双手,为华夏人办事,挣得兑换券以换取物品。

广士心也从当地向导那里了解到,格兰人对于头发的看待,并没有古时候华夏人那种“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的顽固。

大概也是因为格兰人也就是地球西方文化里的那一类古代人吧,没东方古人这么多的礼数。

因此,随着10000来人的兰格人战俘被外出迎敌的部队带了回来后,广士心立马安排将这些家伙挨个拔了衣服裤子,用香皂给好好洗礼了一番。

并将乱糟糟的头发,全部给剃了个精光。

换上了一套“廉价”的布衣,好好的将卫生给打扫了一番。

简易的机场内已经可以起降小型的军用运输机了,从华夏本土通往风车镇的道路还未修通,亟需的一切补给和物资目前也只能依靠空中运输来解决。

随着又一架小型的飞机降落在跑道上,这些换上新衣服的格兰人战俘们也开始了他们的劳动改造之旅。

舱门打开,机舱内一袋袋的水泥被这些格兰人战俘们给背了出来。

在旁边的工地上,正是不少台大型的搅拌机,接着柴油发电机,“嗡嗡嗡”的工作着,将这些水泥灰全部给搅拌成水泥浆。

在旁边的,风车镇上的居民在第5旅官兵的指导下,开始了他们人生的第一次“工业化”,也是第一次流水线作业。

pa战士们将附近森林中的大树给“伐”倒,随着卡车将一根根粗壮的参天大树拖回风车镇,那些受雇的风车镇居民们也开始拿着锯子,“呋嗤呋嗤”的将圆木一根根的锯下来。

一块块的圆木锯好后,立马送到镇上的露天木材加工厂。

很快,一块块的模板,一根根的条木,一个个的木轮便制造了出来。

紧接着又将这些制造出来的成品,立马送到“组装车间”去,镇上专门负责组装的居民三下五除二的便将这个还未进行烘干的木推车给组装了起来。

虽然木推车此时湿漉漉的,用上去不怎么趁手,但是也足够了。

第5旅的工程部队显然无法将所有的活路全部承包下来,不得不将简单的任务交给那些格兰人来做。

分工作业,流水线操作,木推车的生产效率也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流水线”的思潮也跟着缓缓的在风车镇上散播开来,大家都明白了一个道理,曾经需要一个家庭一两天才能搞定的东西,现在只需要集中化,规模化,分工化的生产,很快就能在一天内做出大量的成品来。

但是湿漉漉的木轮推车只是应急品,镇上的居民已经开始将家中库存的木材给搬了出来,点上了火,开始将这些圆木给烘干。

只见那些格兰人战俘们,一个个穿着新衣服,扛着圆木,满面红光的从远处走了过来。

对于他们来说,自己根本就不像是战俘,穿得比普通人甚至是小贵族还穿得好,吃得也能顿顿吃饱,还顿顿有肉。

这能叫战俘吗?

这仿佛就像是回到了家一样,只有家……不对,应该是去了天堂,只有天堂才有这样每顿管饱随便吃的待遇。

有的格兰战俘甚至都私下聚成了团体,赞美了起来:“华夏老爷,请给我们更多的劳作机会。

我们会用我们这双勤劳的双手,证明自己的价值,我们要当华夏姥爷们一辈子的战俘。”

这种思想让广士心很是无奈,格兰人这种在帝国境内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民族,似乎给他们一点战俘低配待遇,他们都感觉会比平时的生活要好得多。

以至于不少羡慕格兰战俘的风车镇居民们也高呼了起来:“我们也要当战俘!我们要穿的!我们要吃的!我们要跟着华夏老爷!”

面对风车镇居民们这些奇怪的要求,广士心也傻眼了。

立马向南方的时空管理局临时总部拍了一发电报,当然言行对于自己这个老对手,如今对潘自卫反击战的尖刀人物,言行立马给出了回应。

漠南省的一家服装企业转眼就接到了时空管理局的订单,面料不需要用最好的,但是样式一定要丰富的。

就算是以往你们投放到市场上的各种廉价山寨品,时空管理局也会按照军需,一并给采购过来。

军需啊,那服装厂老板还是第一次看到军需需要山寨品的,这多少颠覆了他的想象。

与此同时,漠南的一家农业贸易公司也接到了时空管理局的订单,统统是算作是军需物资。

一批陈粮已经被开仓放了出来,都是快要到期限的陈粮,搭着通往风车镇前沿基地的飞机,缓缓的朝着北方飞了过去。

随着大量的新衣裤和大量的食物飞到了风车镇,整个镇上的物质生活顿时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广士心又不得不加大兑换券的印刷量,甚至还向时空管理局询问,是否向风车镇投放rmb。

不过言行给与的答复是:“现在暂时不是时候,姑且用‘兑换券’顶替一段时间,一切都要等到那个代号‘勇者’的家伙从国外返回再说。”

风车镇的居民们也拿着手中的兑换券,将这些看上去十分好看,主观想象上面料也比贵族的面料好得多的山寨衣服拿在手中,喜不自禁。

宛如大过年的一样,人手拿着几件新衣服新裤子,穿上,在镇上溜达来溜达去的。

逢人就用一句镇上最近刚刚流行开的华夏人的问候语“你好”打着招呼。

随着大量的陈粮抵达风车镇,第5旅的炊事员们也跟着变幻出了更多样的面点出来。

什么窝窝头,已经不算是稀罕物了。

过着当地野味肉末馅的包子,传承自华夏传统面点的花卷,那诸葛亮平南蛮的馒头,油锅里一炸就金灿灿的油条……

种种的种种,顿时就让第5旅的官兵们俘获了风车镇居民们的心。

连带着他们干活也显得更卖力了起来,干最多的活,拿最多的兑换券,换最好的华夏商品。

干活一时爽,一直干活一直爽。

风车镇的居民们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享受的劳作着,这是独属于他们的幸福时光。

而对于格兰战俘们的羡慕,也随着“大量”而“丰富”的物资投入,也渐渐的消散了下去。

当然格兰战俘可不嫉妒那些风车镇的格兰同胞们,他们有自知之明,他们可是战俘啊。

他们没被杀掉,反而被这些华夏人发放了工具,帮着铺路,帮着用推车搬运那个叫“水泥”的东西,帮着抗那些被伐倒的圆木。

华夏人没有用鞭子抽打他们,没有厉声的呵斥他们。

反而就像是一个个和蔼可亲的长辈一般,指导着他们如何利用这些工具劳作,如何按照华夏人的规章制度办事。

忙完后作为战俘的他们不仅有两套衣服换洗,还有一日三餐管饱的食物。

这哪里是战俘啊,这分明就是在享受。

华夏人是在做慈善的吧?

格兰战俘们根本就没有想要逃跑的意思,如果华夏人给他们恢复自由的话,他们甚至愿意投靠华夏人,做牛做马都行。

即便是战俘的生活,也比在帝国境内那暗无天日,还时不时被贵族抓住的欺负的生活要强上不止一星半点。

广士心此时并没有太过关注这些格兰战俘的想法,而是在研究西北方向勇者安瑞的德赫巴斯公爵领的主城。

如今那里正陆陆续续汇集起了至少10万人的征召部队。

这些部队全是在安瑞不在之时,被皇帝拉拢的贵族们,征召起来的。

只是让广士心感到头疼的是,言行的要求是斩首贵族和将领,俘获部队,而不是歼灭,这就让广士心很难办了。

虽然给出的理由比较好理解,因为“勇者”是自己人,这片领地上“勇者”的子民,对华夏的战略布局十分重要。

因此,在战斗中,尽可能不要对这片领地上的格兰人造成太大的伤害。

广士心一边看着无人机传回来的画面,一边在和参谋们商量着战术。

莫不是又上演一场赤日基地那种排兵布阵似的战斗?

不大可能嘛,风车镇距离安瑞的主城有200多公里,有点“太耗油”了。

就在广士心琢磨的时候,忽然一名士官进来报道:“报告!那头在半月前袭击了两架11的翡翠巨龙尾随了我们好几天了,是否解决掉!?”

广士心眯了眯眼睛:“就是那头可以变成小孩的龙?”

“是的!”

广士心撇了撇嘴:“看看能不能接触,不能接触就驱离,若是对方动用武力,就地俘获和击杀。”

“是!”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